宿迁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宿迁晨曦分类信息网 > 宿迁热点资讯 > 宿迁社会新闻 >  山村十二幼钗全文阅读 长篇幼文 老爷玩小丫环小说

山村十二幼钗全文阅读 长篇幼文 老爷玩小丫环小说

发表时间:2018-07-10 10:07:48  来源:晨曦分类信息网  浏览:次   【】【】【
隆冬十二月,寒风西北吹。   独有梅花落,飘荡不依枝。   流连逐霜彩,散漫下冰澌。   何当与春日,共映芙蓉池。   乾定四年,四边战事初定,民丰物阜,过了二月二龙抬头,街上的热闹才散去,但苍屏街上依旧是丝竹相闻。这不,一阵阵伶歌丝丝袅袅地传出,正逢着端王爷的软轿行过,端王掀了下轿帘子,“是哪家置了戏班子?这调儿虽凄婉些,倒颇能入耳。”   跟在轿侧的管家立时上前答道:“回王爷,是孙府在办酒哩!应是庆着孙三老爷今日升了工部尚书的喜。”   “孙骐?”端王微哼了声,放下帘子,管家才吩咐要走,忽然端王又掀起轿帘来,“哎,对了,听说他那长媳也快临盆了吧?”   管家一愣,想了想才小心着回道:“回王爷,奴才不知。”   “你不知道?!”端王显然一怔,眼神有些古怪地朝他看了眼,遂放下轿帘,不再说什么。   管家把手一扬,却未再跟着轿子,而是扭身转向孙府近旁的几条巷子。片刻后,他已返身追上自家主子,回到了端王府。“启禀王爷,奴才打听到骆夫人的确快临盆了,但据说是难产,已经生了两天了,只怕……”管家瞧见主子脸色似乎一沉,便住了口。   端王努着嘴缓缓地点了点头,示意他再说下去。   “呃,好像孙侍郎的侧夫人相氏也有孕了……”管家偷觑着主子的脸色,话说得小心又小心。   “嗯,知道了。”端王拿起侍女送上的茶盏,轻呷了口,除了眼色儿深些,倒也别无异样。   管家揣着主子的意思,又问了一句,“王爷,要不要指个女医官过去瞧瞧?”   端王蓦地朝他盯了眼,复又端着茶盏,“人家的家事,与本王何干?”   “是,是。奴才糊涂!”管家连连认罪,马上退了下去。   端王看着他退出去,才重重叹了声,喃喃自语道:“有才却无命,可惜了……”   戏台上的戏仍是一出接着一出,正演着《赵氏孤儿》,把西皮慢板敲得介响,饰庄姬的旦角仰首明月下,咿咿呀呀地唱着,“……宫庭静寂影孤单,不堪回首话当年。为报冤仇熬岁月,要学松柏耐冬寒……”   柔姬陪在于写云身侧,款款笑着,于夫人笑意融融地望着才嫁入不久已叫大夫诊出怀上身孕的儿媳,脸上几乎要开出花儿来,“柔姬啊,多吃点!正怀着身子呢!可要养好喽!给永航养个大胖儿子!我也好抱抱孙子!”   柔姬笑得春花灿烂,略带些苍白的脸颊上漾过两朵红云,倍显娇媚。她倚入于婆婆怀中,嗔着撒娇,“娘!尽取笑柔姬!”   “呵呵呵!”这一撒娇更是把妇人哄得乐开了怀,眼神扫向一旁的丈夫,见孙骐也擎着酒杯与亲家公兵部尚书相渊笑着往这边看过来。   孙永航铁青了一张脸,浑身都绷着,细看之下,那握着酒盏的手还在微微发颤。蓦地,他猛然站了起来,正欲离开,却被其父厉声喝住,“永航!哪里去!”   孙永航回过身,怨悒的眼神埋得极深,只是轻轻扫过一眼其父,神色已平静下来,“父亲,儿子酒喝得有些高了,想去庭院里透透风。”   “不许去!一帮同僚都好好坐在这儿,你去透什么风!”孙骐怒叱儿子,但言语里总颇有些心虚的意味,连带地,那勃发的怒意,听去也有些故意。   “是啊,你爹今日喜庆,快快,坐下坐下!”于写云笑着打圆场。   孙永航侧身揖了揖,正好避开于写云的一扯,“岳父大人,爹,娘,各位叔伯,晚辈今儿多喝了些酒,有些不胜酒力,还望各位见谅见谅。”   相柔姬朝他看了眼,眼中晦涩,然而想到自己腹中的孩子,却似乎又微微一宽,正了正身子,便也说了句,“爹爹,娘,永航也的确多喝了些,就让他去吧!再说姐姐临盆,虽说这儿正摆着戏台,但大家都挂着心,柔姬也恨不得飞过去瞧瞧呢。那地方虽说男人去不得,但永航重情重义,自然也坐不住,娘,您就让他去吧!”说罢还扯了扯于写云的胳膊。   于写云拍拍儿媳的手,孙骐也朝相渊瞅了眼,见亲家公也没说什么,也就点头允了,“既然柔姬那么说,你且去吧。”   “是。”孙永航朝四围的人都揖了揖,立刻飞也似的去了,在相柔姬的眼里只留下一个极为匆促的淡紫袍影,往撷芳苑西角一拐,便不见了。   柔姬淡淡垂下眼,素手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轻轻盖住,眼神终究是涩的,不复方才的明艳。她知道,那儿是回影苑的方向。   “小姐!小姐!你可撑着啊!撑着啊!”溶月牢牢地抓着骆垂绮纤白的手,目光不离那张苍白汗湿的娇颜。小姐……这可怎么好!都已经两天了!怎么会这样!溶月又急又怒,一双眼早哭得红肿酸涩,猛朝身边的稳婆骂道:“小姐到底怎么样了!你倒是给落个话呀!”   稳婆也苦着个脸,扶着骆垂绮双腿的手也不自禁地抖起来。接生了十多年,这样的事遇上过,多半是没啥希望活下来了,羊水早破了,孩子却只出来个手。不得以,她只得把孩子复又推进去,再让产妇使力,让孩子的身子顺过来。可是,可是……   稳婆涨着脸看了许久,才断断续续地道:“只,只怕……姑娘早,早,早做准准备吧……”   “什么!”溶月差点瘫在地上,只是不敢置信地盯着稳婆,稳婆被她盯不过,便是在早春的寒气里,也出了一身的汗。“不行!一定要救她!小姐不能有事的!不能的……你一定要救活她!一定要!”她瞅着稳婆不动,不禁大喝一声,“你倒是救呀!她现在还有口气,你难道不救!”她急拽着稳婆的人。   “垂绮!垂绮!”孙永航被几个丫鬟小厮拦在屋外,几番想闯进来,都被阻住,心中焦急得惊怕起来,不禁高声大唤。   “航少爷,您不能进去!还是在外面等吧!里面一有消息就会出来禀报的。”   “你们让开……”孙永航浓眉深锁,只是往前冲。   “小姐!”   里头忽然传出溶月一声哭叫,孙永航只觉肝胆惊裂,面色青灰,只是几脚踢开小厮便推门而入,众人见他如凶神恶煞的模样,心中害怕,不敢阻拦。   “垂绮!”孙永航一见着脸色苍白的骆垂绮那样气息垂微地躺在床上,心一下就冰起来,几步冲到榻前,跌撞在床头,“垂绮……垂绮?”骆垂绮满额都是汗,唇际沾着已成暗黑色的血块,孙永航只觉自己的心都绞在一起了,伸出的手想替妻子擦把汗,但手却一直抖着,剧烈地抖着,抖得心神俱散。   “哎哟!大少爷!您怎么闯进来啦?快出去快出去!”稳婆连忙要把他给推出去。   孙永航猛地一回头,朝稳婆狠狠地瞪着,“你怎么不救她?你怎么不救她!你说!你怎么不救她!”他一把钳住稳婆的双臂,狂乱地吼着。   稳婆见他两眼发赤,心中害怕,只得勉力上前,眼看着骆垂绮要昏过去了,她连忙塞了几片参片入她的口,往她人中上一掐。   “唔……啊……”骆垂绮竭力想睁开眼睛,但最先占据她意识的却只有漫无边际的痛,人像要被撕成两半似的,很疼很疼。   “小姐!小姐!你要撑着!”   “垂绮!垂绮……你不能有事的!你不能!你说过的,愿妾久芳华,随侍君畔永朝夕!你怎么可以食言!怎么可以!还有,还有咱们的孩子!孩子!咱们的孩子!垂绮!”   似乎是永航遥远的声音荡过来,听不真切,只模糊有几声孩子。孩子……孩子……对!她要生孩子……她的孩子……孩子!   “对了!对了!就这样使力!再使力!”   使力……使力!使力……再使力……啊!骆垂绮尖叫了出来,气息急喘,抓着身前白绫的手青筋一拧。   “对!对!就这样!头已经出来了!再加把劲!”   孙永航看着她紧闭眼咬着唇地使力,心中有无限柔情,他拉过她的纤纤素手,执在胸前,握紧。另一只手便扣向她的唇际,指节轻轻掰开她的嘴,让她咬着自己的手指,让她将那份痛也传递给自己,让他分担她的痛。   指节上传来一阵紧过一阵的疼,孙永航看着她汗流满面,泪意怎么也忍不住地溢出,滴在骆垂绮的手背上,烫烫的一滴、两滴、三滴……   溶月看着心酸,心中虽是怨恨着这位姑爷,但此时见他如此,也只得狠狠背过身去,猛哽着声擦泪。   蓦地,孙永航只觉手上狠狠一痛,接着便是稳婆终于叹了口气的呼声,“总算出来了!总算出来了!老天菩萨保佑啊!”外头的丫鬟立时捧上热水,将孩子洗净,包好。   稳婆抱过孩子,验了验,是个男孩儿!但面色有些紫涨,整张脸都皱在一处,也不哭不闹,心头不禁担心起来,一把倒拎着在婴儿屁股上拍了几下,仍是未见哭声,心已是一凉,连忙抱到孙永航跟前,“大少爷,是个男孩儿!可是……”   然而孙永航似是根本无所听闻,只是瞅着精神有些涣散的骆垂绮,原本让她咬在嘴里已沾着血丝的手,改握住了她的手,而另一手正轻轻拂拭着骆垂绮额上的汗。他抚着她的眉角,抚着她的脸颊,抚着她耳边的鬓发,眼中满溢的是失而复得似的欣慰与深沉的爱恋,很浓,也很重。   稳婆看到这情景,不由一愣,话在口中讷了半晌,却又吐不出来。忽然身后一个丫鬟惊叫了一声,“啊!血!血!少夫人出血了!出血了!”   孙永航一惊,立时撩起被子瞧了瞧,那里正缓缓积起一摊血,红红的,触目惊心地撞入他眼里,他回头一把捉住骆垂绮,“垂绮!垂绮!你不要吓我!你不要吓我!你撑着!撑着!”他似是急得发疯了,一把扯过稳婆,“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稳婆被他那样给吓傻了,只是呆呆地道:“是,是,是……血崩了……”   血崩!孙永航只觉浑身的血也在这时被一下抽尽了,手中只知道紧紧地抓着妻子的手,“怎么办?……快!快去叫大夫!把全天都所有的名医都给请来!快去!”   “是!是!”一群人哗拉一声跑出去了。   稳婆这时才稍微回过身来,瞧见这副样子,便上前轻劝了劝,“大少爷,老身做稳婆也做了几十年了,手上经手的产妇无数,像少夫人这样的……唉!您就节哀吧!先看看孩子!这孩子在娘胎里憋得久了,先救孩子才是要紧!”   孙永航猛地回过头来朝稳婆一瞧,阴厉的眼神似是一头凶兽,不余半点理智,“你敢说垂绮没救?!你敢说她没救!”   稳婆吓着了,只得抱着孩子一步步往后退,两腿直打着颤儿。   “唔……”   蓦地,身后传来骆垂绮一声呻吟,孙永航立时回过头去。“垂绮!垂绮!我是永航,你看看我!看看我!”   骆垂绮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神志有些清明,感觉小腹处似是有什么正在泄去,一寸一寸地,将她的气力抽去,但感觉却很舒适,有种终于获释的轻松。恍惚间,她看到了自己的丈夫,孙永航泪流满面的脸……这个负心狠情的人哪……为什么明明恨他恨得发狂,却又见不得他这副样子呢?为什么明明说着要恨他到死,心里头却如此痛呢?   爹……娘……看着自己这样,你们是不是也在替绮儿不值呢?   “垂绮!我知道你恨我!但我求你别死!你看看我!你看着我!你看着我遭报应好不好!垂绮!”   感觉自己的身子被抱入怀里了,骆垂绮终于迷蒙地看向自己的丈夫,口中翻滚出一句断断续续的话,“……丈夫薄情……终,终……令,令人,生死隔……隔……”   “不!不是的!不会的!不会的!”孙永航泣不成声地一把抱紧她,紧紧地抱着,怎么也不肯松开,“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   当杜迁拖着一名背着医箱似是名医的男子赶到时,就瞧见孙永航似是傻了一般牢牢抱着骆垂绮,眼神直直的,忽然一个激灵,他自言自语似的道:“不会生死隔的,你到哪里,我就追到哪里。你说你恨我,永不原谅我!没关系!你只要让我跟着你……上天入地都跟着你!”   一旁早有溶月捂着嘴哭得泪人似的,杜迁见此也只能长长一叹,朝一旁同道来的医者瞅了眼,快步上前。   “孙少爷请先让一让。”医者道了句,却见他恍然未闻,只得大声在其耳边道,“孙永航!你妻子还有得救!先让开让我瞧瞧!”   “有救?”孙永航惊喜地缓过神来,愣愣地连忙让出身子,凑在一旁看着,连身边杜迁拍拍他肩膀示意他先去一边坐着都恍然未觉。   医者翻了翻骆垂绮眼皮,又垂手去切她的脉,只见腕上一圈青黑的淤痕,不由回头朝孙永航望了眼。   “怎么样?”孙永航马上问。   “先一边坐一会儿,我施几针看看。”医者一点也不客气地将人推开,吩咐着身边的丫鬟,“去熬碗人参汤来!要快!”他随手取出医箱底部放着的艾草,凑着火烛点着了,便敛高其袖子,敷在一处穴上。直到参汤来了,才拿下。他连忙扶着骆垂绮的头,将药碗凑近灌着,见她还能喝,心头稍稍一松。忙又取针在其头部几处穴位施了几针,又在两手处施几针。半晌,收针。   “怎么样?”   “怎么样?”   杜迁与孙永航同时发问,医者看也不看两人一眼,径直吩咐丫鬟,“快打热水来将此处清理干净,产妇体弱易得病。”接着又转过身看向一旁的稳婆,“把孩子抱过来!”   稳婆见他不到半个时辰便止了血,知道他医术甚神,马上将孩子送上。杜迁见状只退于一边,但孙永航却不肯,硬要问个清清楚楚,“大夫,她……”   医者颇有些不耐烦,一把收起检查婴儿的手,狠狠朝他瞪了眼,“你孩子快死了!你看也不看一眼?”   孙永航惨淡地扫了眼闭目无声的婴儿,“孩子以后还可再有,真若不能,大不了我孙永航无后,这都无妨!”   医者并不待见,依旧冷言,“无后?你那侧夫人不是已有身孕了么?”   孙永航脸狠狠地一白,神色忽然间凄怆起来,“是啊……我没资格说这样的话……但是,”他朝医者猛地一跪,“我孙永航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