娄底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娄底晨曦分类信息网 > 娄底热点资讯 > 娄底社会新闻 >  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绝对痛苦的经历!(7)

女生憋尿被男生摁小腹,绝对痛苦的经历!(7)

发表时间:2018-09-12 08:38:10  来源:晨曦分类信息网  浏览:次   【】【】【
天哪,二姨太楚红简直要在那一刻昏过去。还从没有一个男人对她这样温柔关切地说过话呢,何况是那样文明高贵的一位先生。     
    楚红哽咽着,一时说不上话来。林医生误会了,更加柔声地安慰说:"别担心,我会帮助你的。来,喝口水吧。"说着,便一手扶着楚红的肩坐起,另一只手便端了杯子送到她嘴边来。     
    "别担心,我会帮助你的。"这无疑是二姨奶奶一生中听到的最窝心的一句话,是可以刻进墓志铭的。她倚在林医生的臂弯里,只觉就是在这一刻死了,也是幸福的。如今她倒忽然感谢起这场病了。要不是伤寒,她怎么有机会接近林医生,怎么能让他手把手地对她说"别担心"呢。他还说:"我会帮助你的。"他会怎样帮助她呢?带她走?离开这个黄家?     
    楚红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在此之前,她从没有想过自己可以有另外的路走,可以离开黄家麒和黄二奶奶。可是现在她想到了。即使实现不了,但她已经有了这样的心愿,这样的梦想。而所有的疯狂梦想的由来,都是源于那个人!     
    也许一个病人是不该太胡思乱想的,那实在于她的病体不利。楚红虽然吃着药,可是病却一天天地重了。林医生很惶惑,十分地自责:"我真是学艺不精,竟帮不了你。"     
    楚红那时候说话都已经很艰难,但她仍绯红着脸很幸福地说:"不怪你。"     
    她脸上那样红,甚至胜过了以前三姨太赛嫦娥的胭脂。而她自己是从来没有用过胭脂的。她很怕这红落在林医生眼里会让他看轻了自己。     
    可是林医生却另有解释,认为这是肺病病人惯有的激动和病态。他因此更加歉疚了。     
    到了秋天,楚红的病已经成了沉疴,眼看是没指望了。而黄帝也照常地在一春一秋必然发病,不得不住进医院。黄二奶奶也就告诉林医生不必再来了。     
    从此,楚红那间原本昏暗的小屋就更加没了阳光,除了送饭给她的佣人外,几乎就见不到一个人。而她大多时候都是昏迷的,稍微好一点,便倚在窗口苦苦地望着,似在期待。     
    树叶一天天地黄了,那个人没有来;     
    树叶一天天地落了,那个人没有来;     
    冬天是个无花的季节,但是有雪,如果,雪也是花的一种的话。     
    种子在雪下发芽,而心事在雪中冷藏。楚红姨娘从没有跟任何人说过自己的心事,人家也都不问。     
    然后她便死了,同生前一样无声无息。     
    直到第二天早晨下人送饭的时候才发现二姨奶奶已经咽气,赶紧报了二奶奶。二奶奶叹了口气,如释重负的样子,说:"又是一笔开销。"可是其实没有安排任何形式的葬仪,只是着人将屋里所有的被褥用具全部烧掉,生怕有病菌留下来。     
    收拾行李时,在她的枕头底下,佣人惊奇地发现了一个药瓶子,满满的居然都是林医生开给她的西药。     
    那是救命的药啊!是林医生掏了自家腰包一颗颗送给她的,她为什么竟没有吃呢?     
    1935年对于黄裳来说,发生了两件大事。一是著名影星阮玲玉死了,二是母亲赵依凡回来了。     
    黄二爷家麒在京是戏迷,在沪是影迷,前些年弄电影捧明星地好一阵折腾,虽然到底没弄出个什么名堂来,到底混了个脸儿熟,算是半个内行,和各大影戏院都有点瓜葛。1930年百老汇首映,1932年国泰电影院建成,1933年新大光明开幕,都有戏院经理派专人向黄二爷送请柬,邀请莅临剪彩礼。     
    那几年里,黄裳跟着父亲,看了不少电影,这是爷儿俩惟一投契的地方,也是日后父女反目黄裳对于父亲仅有的一点温馨存想。     
    其实细究起来,黄二爷的知识原本很多很杂,也很有趣:他知道北京每一道城门的命名来历和各自规矩,知道粉墨百家的披挂头面,知道出师作战要出宣武门,得胜回朝要进德胜门,酒车走的是崇文门,水车进的是西直门,粮车必行齐化门,粪车要过厚载门,知道《玉堂春》的王金龙穿的是红团龙蟒,《古城会》的关羽穿的是绿团龙蟒,《打金砖》的刘秀是黄团龙蟒,《群英会》的周瑜是白团龙蟒,《霸王别姬》的项羽是黑团龙蟒,而《铡美案》里的黑脸老包却是福字行龙蟒,还有纱帽插金花是新科状元,纱帽插套翅则变身为驸马,女花褶配小过翘是宫女,女花帔配大过翘便是公主,他还可以单凭行头就辨得出谁是穆桂英,谁是秦湘莲,谁是白蛇而又谁是苏三……     
    他独独缺乏的,不过是点赚钱的本领罢了。但是这在百兴俱废、百废俱兴的时代,也勉强可以解释为厌时避世。在清贵后裔里,像黄二爷这样的大有人在,大家早已视为等闲,倒是那些四处求职、而又职位不高或是俸禄不正的人,反而会遭人奚落,认为是变节或是屈就,比如黄家风大爷在北京祠堂上被依凡当众痛骂却无人排解,就是这个缘故了。     
    居家赋闲的时候多了,二爷也就免不了在兴致来时同女儿谈谈讲讲,可以自诸子百家一直聊到沪上百花,而谈得最多的,自然便是二爷最感兴趣的电影及电影明星了。     
    当时的上海,正是电影的极盛时代,人们的谈话离不开电影,穿着习惯也都模仿着电影,甚至整个上海的生活空间,就是一个巨大的电影院,每个人的言行,都或多或少本能地带着电影中的气息,不自觉地拖长声音念一两句电影对白,把最日常的谈吐加入一两分罗曼谛克的电影色彩,自己也就成了电影中的主人公了。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