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宁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咸宁晨曦分类信息网 > 咸宁热点资讯 > 咸宁科技新闻 >  为什么有些男性钟爱穿女装?

为什么有些男性钟爱穿女装?

发表时间:2018-09-17 09:07:33  来源:晨曦分类信息网  浏览:次   【】【】【
美国心理治疗师gale jpltz golden在其著作《被捆绑的欲望》中,曾提到这样一个故事:一位女性与丈夫结婚30多年了,育有三个子女,感情一直都不错。直至某天丈夫因意外车祸去世,伤心的女人收拾丈夫的遗物时,意外地在车库的角落里发现一个小门,打开进去后,里面的场景把她震惊得站在那里许久。原来,车库里面暗藏机关!车库里面有个小房间,放满了各式各样的女士内衣、丝袜、服装、口红等用品。没错,原来她的丈夫竟是那么钟爱穿女装,并且这个秘密竟然被隐藏了30多年而没被她发现。


这位女士非常伤心,因为她觉得自己好像被丈夫背叛了,可惜那个“第三者”竟然是丈夫自己。这样的现实让她难以接受,因而不得不去接受连续的心理治疗。


如果在大街上看到穿着女装招摇过市的男人,人们就会用“逆天”、“傻帽”、“神经病”等字眼形容他的行为。不过,生活中能有勇气穿着女装上街的男性毕竟是少数。很多喜欢穿女装的男性都是采取秘密聚会的方式,即几个同好者相约在某个比较安全的地方,一起穿上喜欢的女装和戴上假发,享受属于他们的快乐。


有的观点认为,这些爱穿女装的男性在穿上女装后,会感受到很强烈的性兴奋和性满足,这是他们乐此不疲的根本原因。但是,很多人都无法理解他们的行为,所以怀疑这些钟爱穿女装的男性有严重的心理问题,所以给他们命名为“异装癖”者。


那么,他们真的有问题吗?如果有,是什么样的问题?所谓“异装癖”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抚养人对男孩不恰当的性别期待,是公认的导致男孩成年后钟爱穿女装的主要原因之一。


有些喜欢女孩而生了男孩的夫妇,一时无法调整对孩子性别的期待,所以就给男孩穿女孩的衣服,却不知道孩子虽然年幼,却很会揣度大人的心思。为了得到父母的认同,孩子会主动迎合父母的心理期待。一旦某个男孩发现自己穿着女装就会获得父母的爱和关注,就会使得有极大的心理满足感。这种感觉会深深地烙印在他的潜意识深处,并在成年之后也忍不住总想穿着女装,以体验儿时那种熟悉的幸福感。


在有些男性钟爱穿女装的案例中,研究者发现,在他们的成长过程中,身边亲近之人多为异性,因而缺乏与同性交往的人际经验。


这样的人天生性格就比较弱势,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影响。在成长过程中,若身边大多为异性,他为了获取同伴的认可与接纳,就会不由自主地模仿同伴的衣着,试图通过外表的相似性以找到群体归属感,并让他感受到安全感与满足感。


由于缺少与阳刚同性相处的经验,当他们成年后融入社会时会遇到一些困难。当遭受挫折和压力时,他们就容易以穿女装的方式暂时缓解焦虑情绪,以找到童年时的感觉——被接纳与认可、有归属感等。


大部分钟爱穿女装的男性都不是同性恋或双性恋,他们的爱好与性取向往往没有任何关系。


钟爱穿女装的男性一般都会和异性结婚,会与他们的伴侣滚床单,也会生育子女。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是无法看出他们有什么异样的,因为大多数人在工作和生活中总是行事谨慎的。并且,他们也害怕如果被妻子发现,会由于无法接受他的爱好而离开他,就如本节开篇提到的故事中的男主人公一样。


不过,有国外的研究者发现,在知道自己的丈夫喜欢穿着女装之后,有不少妻子还是选择了接受和理解他们,甚至还帮助自己的丈夫购买女性内衣和化妆品,帮助丈夫一起掩饰这种爱好。在度过了最初的惊讶和不安之后,妻子们会将丈夫的爱好看得很平常,也不会再感到心理和情感上的困扰。因为妻子们发现,丈夫的这一个爱好并不会影响他们的婚姻生活,相反,有60%的妻子把爱穿女装的丈夫形容为“敏感、柔弱、安静、温柔、可爱”,认为他们还是很不错的人生伴侣。


生活中也有很多女性喜爱穿男装,但她们往往并不被认为有心理问题。


社会对女性穿男装的接受度比较高,甚至在有些时候,女性穿男装还是一种风尚潮流。


最典型的人物莫过于歌手李宇春了,男性们对她中性的穿着、打扮一直有各种讽刺,但即便如此,从未有人将“异装癖”这个名字安在她的头上。


最后,人们之所以认为男性着女装是“不正常”的,那大概隐含着男性对“变成”女性的恐惧心理。


有心人会发现,如果把一个女人放在男人堆里,那么她的女性特质就会变得非常突出,且时间越长就越突出;与女人不同的是,如果把一个男人放在女人堆里,那么他的男性特质会慢慢被淹没,时间长了他就会有女性化倾向。另外,若女人穿着男装,她的女性特质就会更加突出,显得更加女性化;可是若男人穿女装,则会掩盖了男性的阳刚气质,会越来越像女人。


为什么会这样?


有人猜测,男人很可能都是女人“变”的。证据之一,是男人之所以也长有无用的乳头。因为胚胎在8周之前无法确定自己的性别(所以每个胚胎最初都准备了两套生殖系统,即中肾管和副中肾管),为了不错过发育的时机和进程,只好把乳头也一起发育了。到了第8周,有部分携带y染色体的胚胎在大量睾酮素的作用下选择了男性生殖系统,“变成”男胎儿,而另外那些没有y染色体的胚胎则因为没有被睾酮素“干扰”,从而继续发育为女胎儿。


或许是因为胚胎时期就携带的记忆,男人们天生就害怕自己男性特质的消失,因而极其鄙弃那些女性化的男人,当然也包括厌恶穿着女性化的男人,实则这背后隐含着对“变成”女人的恐惧感。


强奸者纯粹是为了满足性欲望吗?


作为一种违背人的自由意志而强迫性地加诸在人身上的暴力行为,强奸给受害者带来很大的生理、心理和精神伤害。那些有过被强奸经历的人往往不愿意再回顾当时的场景,因为那会让他们再度重温绝望和无助感,尤其是对自己的身体失去支配能力的恐惧和自我否定感。很多有过被强奸经历的女性会因此长时间陷入低自尊的境地,这将直接影响她后来的婚姻和情感关系。如果被强奸者是男性,则这样的经历除了以上的心理感受外,还会挫伤他的男性雄风,可能会让他长时间处于无法言明的屈辱和自卑感里。如果受害者被强奸时尚未成年,则会严重破坏他对成人世界的信任感,导致成年后无法珍爱自己,而男性则可能因此变成同性恋、双性恋或异装癖。


正因为强奸对人的伤害是如此巨大,所以在世界各国,强奸都被认为是一种恶劣的犯罪行为,强奸者会受到法律的严惩。但是,近些年不时有人提出卖淫合法化的问题,其理由之一是“可以降低强奸率”。这样的观点是对强奸做了一个前提假设,即假设所有的强奸者都是为了纾解性欲才实施犯罪行为。但事实并非如此。


强奸的本质并不只是单纯的性行为,还带有一种强烈的攻击和暴力意味。


著名社会学家露特·赛福尔特曾说过:“强奸不是性欲望的暴力表现,而是通过性来实现的暴力。”那些惨被强奸的人决不会认为自己是与强奸者发生了性关系,他们更多地认为自己遭遇了一次可怕的袭击或者暴力,而社会学、医学和心理学的研究人员也对此持相同观点。


当强奸犯谈论起自己的强奸行为时,鲜少提起其生理上的满足,而更多地谈到当他在实施强奸时,对受害者身体、精神和心理上的优越感和控制权,以及对受害者实施暴力时凌辱和虐待他人的满足感。


研究者还发现,强奸犯普遍性地具有一定程度上的性格缺陷,他们常常给人性格不成熟、缺乏自尊、男性之气不足等印象。同时,他们也常常性能力不足,缺乏与女性相处的能力和经验。由于上述原因,这些人往往下定决心想要改善这一切,并为自己树立信心,然而却屡屡受挫,因而就容易将挫折感转变为愤怒情绪,进而发泄到那些比自己弱小的人身上。


以胁迫的方式欺辱比自己弱小的人,这样的行为背后早已经不是性本身,而更多的隐含着强奸者想要通过此行为来获得对他人的绝对的控制感,同时通过暴力的攻击行为,来舒缓自己内心的焦虑、自卑、恐惧等负面情绪。


权力式强奸:有权在握的人会用强奸的行为来满足自己的征服欲和占有欲,体验到自我的强大感。


权利式强奸多发生在职场或商务来往中。专业的性工作者可以提供“被强奸”的服务,以满足有些寻求心理刺激的人的需要。然而,这毕竟只是一种表演,而不是真正的强奸,有些人还是无法满足于此。于是,一些人为了彰显自己的权力,便通过强奸那些弱小者来体现自己的权力感。而弱小者出于种种考虑,事后往往也不敢太多声张,更促使有权力者肆无忌惮——这样的人需要的也不是性,而是体验强大的感觉,以及找到个人的身体和心理安全感。


在战争中,强奸被当作暴力手段的历史非常深远。


当发生战争时,强奸敌方的女性会被当作一种武器,这种极其残忍的手段给被强奸者以及被强奸者的社会带来的伤害是难以估计的。在人类历史上,战争强奸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和古希腊。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军队也曾对许多亚洲国家的女性犯过战争强奸的罪行。同样的,那些强奸罪行并不是人们以为的“性欲驱使”,而是另有原因。


在上世纪90年代的科索沃战争中,士兵们奉命当着其家族和丈夫的面儿强奸妇女(有几万名女性在这场浩劫中被伤害),目的是为了破坏当地的社会、情感和规则的纽带。大部分被强奸的女性之后的境遇都非常悲惨,她们要么沦为性奴,要么被家族遗弃、被社会唾弃。表面看来,这是对受害女性的不人道,实则是当地社会和人民为了逃避由于尊严受损、内心情感割裂而带来的自尊、自信以及自爱的挫伤,因为战争强奸本身直指的并不是性,而是对对方(身体、心理乃至是民族性)的统治感、占有感,以及侮辱与虐待。


经过长期的文明进化,人类普遍认为性行为是最隐私的行为之一,而性被赋予了太多本质之外的其他意义。在男权社会中,当一个男人强奸了一个女人,这个过程会被描述成“占有了她”,或“坏了她的身子”。这种表达方式意味着,人们普遍认为被胁迫的性行为包含着很强的暴力和毁坏性质,是一种强者对弱者的占有和征服,甚至是凌辱或报复。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