漳州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漳州晨曦分类信息网 > 漳州热点资讯 > 漳州科技新闻 >  [灵山大佛]灵山大佛导游词

[灵山大佛]灵山大佛导游词

发表时间:2018-09-15 14:10:48  来源:晨曦分类信息网  浏览:次   【】【】【
我想我一定是喝醉了。酒宴结束后我就基本没有了清醒的意识,只是迷迷糊糊中知道司棋的两个堂兄弟把我抗了回去,然后司棋打水给我擦脸,给我脱衣服让我睡觉。


我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看外面的天色,应该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时分了。


我头疼欲裂,嗓子干得要命,舌头发苦。我第N次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再也不喝酒了,就算喝也绝对不喝这么多了——可是每个人都是这样,在酒醉后难受了就会发誓不喝了,但是难受的劲头过去了,就把自己的誓言忘记了。


我是被一阵子噼里啪啦的敲打键盘的声音吵醒的。


我看见床边的电脑桌前,一个人正背对着我敲打键盘,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屏幕。我稍微定了定神,看出来这是司棋的那个堂弟,也就是昨天那个看上去挺老实文静有些腼腆的大男孩,我记得他的名字好像叫司文。


我轻轻咳嗽了一下,坐了起来。司文立刻回头看了我一眼,微笑道:“姐夫,你醒了?是不是我吵到你了?”


我摇摇手,笑道:“没有没有,我也该起来了。想起来真丢脸,我是来做客的,结果醉成这样。”说完,我笑笑,穿衣起床去洗漱了。


等我回到房间里的时候,看见司文还在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拼命敲打键盘——用我多年的写作经验,我可以判断出他应该是在写什么东西。如果仅仅是聊天的话他不会用这么密集的速度打键盘的。


我走到他身后,凑过去笑道:“你写什么呢?”司文吓了一跳,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我已经看到了一些我熟悉的字眼——魔族,神族,魔法,矮人,精灵……等等。


我会心一笑:“你在写小说么?”


司文脸红了:“没有……没,没有。”


我皱眉:“怎么没有,你以为我没有看过网络小说?告诉你,我以前可是一个职业写手呢。”


司文眼睛立刻一亮:“什么?姐夫是当过职业写手的?”


我叹了口气,把我当年给胖子他们一些杂志写东西的经历大概说了一遍,然后我皱眉道:“你明明就是写小说,干嘛不承认呢?”


司文脸色一黯:“家里人本来支持我写作,但是他们看到我写的东西,都说这种东西上不了台面,不入流,是浪费时间,而且是在胡编乱造……”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网络小说,尤其是玄幻魔幻小说,在很多年纪稍微大一点的人心中根本就不是小说,而是吓胡闹——在这些人眼中,只有那种新华书店里面卖的小说书,才是真正的文学……


这种看法在大众心中还是很普遍了,当然也是具有一定的历史原因。


看着司文那张年轻的脸,我心里忽然一动。我想起我在他这个年纪,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时候,也因为喜欢写作,而向往将来成为一个以写作为职业的职业作者。


“你很喜欢写东西?想当职业作家?”我笑道。


司文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他又想了想,脸上露出微笑:“我现在已经在网络上写东西赚钱了。”


“哦?”我笑道,“让我看看……”


司文有些犹豫:“姐夫,你不会看不起这些小说吧?我知道的,很多写平媒的都看不起网络这种幻想小说。”


我哈哈一笑:“不用担心,我不但看玄幻,我还看YY呢!”


听了我的这番话,司文立刻就放心了,起身让出了位子,让我坐下看他的稿子。我在平媒骗钱这么多年了,也兼职当过编辑,自然一下就把握住司文小说的一些特点和毛病。


和很多网络小说一样。司文太年轻,肚子里的文学素养不够,功底不够扎实,看得出来他的文字和语句比较单调,甚至有些苍白。但是好在他的想象力很强。虽然文字单调了一点,但是几万字看下来,故事很吸引人,也让我看的比较通畅。


我把我的看法对司文说了,司文苦笑道:“我才17岁啊,当然肚子里面没有那么多墨水了,你说的文学功底自然也是不够的。”


我笑了笑:“你知道为什么网络玄幻小说被那些正统的文学看不起?就是因为网络小说缺乏沉淀,缺乏深度和内涵,文学素养太差是绝大多数网络作者的软肋。但是你们的想象力是一流的——所谓有一利必然就有一弊。现在你的素养不够,这是没有办法的,毕竟你年轻,可以等过些年,你多看看书,肚子里面东西多了,自然就提高了——关键在于自己的努力了。”


司文点头:“你说的我明白,我现在在网络上人气已经很高了,我的小说点击很高的。”


我笑笑:“点击高是好的,但是写作就好像造房子,你的创意再好,但是基本功不够,很多好的创意写出来也无法达到最好的效果——再说了,仅仅凭借故事好玩,你能红多久?没有扎实的功力,很快就会被人忘记,淘汰掉的。要沉下心充电。”末了,我忽然眨了眨眼,笑道:“如果你真的想当作家,将来只要你的书写的好,我负责给你出版。”司文瞪着我看了看,叫道:“真的??我最怕的就是没有机会了——网络上写东西的,哪个不想出版?都是没有机会!”


我摇头:“你错了,如果把现在网络上的小说拿去出版,那么其中有90%都是不合格的。出版是要比网络发表要严谨得多的!除非是小说在娱乐性和文学性都达到了标准,才能出版。也就是说,不但故事要好玩,文字也要精致!”顿了顿:“将来如果你的小说达到了这个标准,如果没有合适的机会,我给你出版!我这点能力还是有的!”


司文笑了笑,忽然眉宇间闪过一丝忧郁,随即又道:“我恐怕我很难坚持写下去了。我家里人都不支持我拿这个当作职业。”


“为什么?你现在不是已经有收入了么?”


司文苦笑道:“本来我的收入不错的,每个月都能有个一两千。这样的收入,如果我真的以此为职业,也足够养活自己了,但是最近我已经没有这么多收入了,我每个月只能赚到原来的一半都不到了,这样下去,恐怕这种职业根本养不活自己,将来我只能放弃写作。”


当下,司文把事情和我详细说了一遍。


事情其实非常简单。网络上有几个比较大的文学网站,对于网络小说进行收费阅读。这点本来很正常,因为司文说这些作者写东西都很辛苦的,每天都要花几个小时时间在电脑前写作——工人上班一天也不过就工作8个小时呢。按照这种方法,写作有稿费,而想阅读这些小说的读者则支付一定的费用。


可是问题是网络毕竟是网络,这是一个不安全的平台。有些网站为了自己的利益养活了一批盗版的部下,专门把这些收费网站的小说盗走,然后免费的发布出来让人看——免费的东西自然吸引人了,所以很多读者都跑到那里看免费的东西去了——而这些网站,本身是一些小网站,成本也低,但是人气却一下高了起来,靠着这些人气,点击他们的广告来赚钱。


这样一来,大家都去看那些盗帖了,作者辛苦写出来的东西没有人卖了。收入也就节节减少了。


司文越说越气愤,最后恨恨道:“最可气的就是那些人,还口口声声的说,小说写出来就是给人看的,网络就是应该免费的!可是小说明明是我写出来的,是我的东西,他们就这么抢走了,还故意找你挑衅,真是气人!”


我微微一笑:“还有呢?”


司文想了想:“那些盗贴的网站偏偏受到很多人的拥护,我就不明白,为什么那些人素质那么差——明明是小偷偷了我的东西,他们却拥护那些小偷!”


我哈哈一下,“你还是太天真了啊——人都是有心里阴暗面的,占便宜的事情谁不喜欢?尤其还是在网络上,没有人能管得了……再说了,你说那些人是小偷,那么这些人就等于偷了东西然后分一些给其他的人,自然得到了那些人拥护,因为他们是受益者啊!”


司文急了:“可是,可是……那东西是我的啊,小说是我写的!那些人怎么不讲道理呢!”


我耸耸肩膀:“道理?面对利益,谁还管什么良心不良心了?再说了,我刚才说过了,网络上,缺乏管理,就算他们不讲道理了,你能怎样?现实中有警察,网络里可没有警察。呵呵”


司文叹了口气:“最气人的就是,他们还说,小说写出来就是给人看的啊!你凭什么不让我们看?既然不想让我们看,你就不要写啊!可是,可是……商场里面的电视机也是给人用的啊,可如果你不付钱,就能直接从商场里搬走吗!这不是抢劫么!”


我微笑:“就是抢劫啊,没错啊。可是你能怎么办呢?我说了,网络里没有警察。”


司文叹息道:“还有人说,就算这样,就好比是他们买了书回去借给朋友看,所以他们盗我们作者的书不犯法。可是,网络是一个媒介,在版权的保护下,就好比你购买了一张影碟,可是法律也规定了,你仅仅允许家里播放,或者借朋友看,但是不允许公开放映以及在电视电影网络等等各种媒介公布,那是违法的!和自己买来借朋友看是两个概念啊!这些人怎么都是法盲呢!”


我叹了口气,看着司文因为激动而涨得通红的脸,忽然笑了:“我说了,你还是天真啊。”顿了一下,我又笑道:“我刚才说了,网络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没有监管,就算你是错的,但是没有警察来强制你改正错误……那些人,或许是不懂得道理,是无知,是法盲——但是更多的,其实是明明知道道理,但是就是胡搅蛮缠,你能怎么办呢?他们就是想占便宜,就是想从你口袋里面盗走你的钱——你可能和强盗讲道理,依靠讲道理就把强盗给说服么?傻孩子啊……他们可以编造出一万条歪道理出来,和你胡搅蛮缠,但是他们还是会抢你的东西,就是这么简单。”


司文皱眉:“那些盗贴的人,这么说也就算了,可是很多读者,也是这么拥护他们,也用这些歪理来和我们这些受害的作者辩论。还口口声声的说,网络就应该是免费,网络小说就应该免费……”


看着这个倔强的孩子,我摇头:“网络自然没有规定一定是免费的。但是他们非要这么说,你有什么办法?我刚才说了,他们是受益者,受益者都是千方百计的保护自己的利益的。为了维护自己占到的便宜,自然就只能胡搅蛮缠到底了……”


“可是他们的利益是在伤害了我们作者利益的基础上得到的啊!!他们还讲不讲道理,还有没有良心!!”


我叹了口气:“我说过了,人都是有阴暗心里的,既然面前有便宜,为什么不占?管他错还是对,反正是在网络上,谁能把我怎么样——这些就是那些人的心理了。明明知道自己错了,可就是不认错,就是死扛着和你胡搅蛮缠,你能怎么办?反正是在网络,你还能咬他一口?呵呵。”


司文恨恨道:“可是这样下去,作者都没有收入了,最后没有了收入来源,就只能放弃写作了,怎么办?到那个时候,他们不是一样没有的看么?难道他们就不明白么,作者也是人,也要吃饭的!我们既然写作不能得到收入,那么就只好放弃写作,寻找其他的途径去赚钱养活自己了……我们作者又不是圣人,就算我们再喜欢写作,但是光有投入没有报酬的事情,谁愿意干??”


我摇头:“这就比较复杂了,很多网络上的人,仅仅估计到眼前的利益,哪里管什么长久的影响?管他呢,看了再说,这个作者不写了,就看另外一个作者的,另外一个作者不写了,就再换一个人看……最后等这些作者都不写了,老子就不看了,有什么了不起……我猜大多数人都是这么想的吧。”


司文冷笑道:“那么既然这样,我们国家的网络文学就永远兴旺不了!!”


“谁管你什么网络文学?他们要的就是眼前的利益!你作者关他们什么事情?网络文学关他们什么事情?他们就要能看到免费的东西就好了,管那么多干嘛?”


司文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我笑道:“其实你不用气这些读者。这是人的本性——我说了,人都是有阴暗面的,眼前有便宜可占,不占白不占!严格说来,人类都是这样。如果仅仅靠人的自觉就能天下太平了,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我问你,你最想要什么东西?”


司文想了想:“鞋子,我想要一双最新款的耐克鞋!”


我点头,又问道:“那么,我问你,假如,有一天你去一家商店,发现里面没有售货员,大家都在抢东西,而你面前正好有一双这样的鞋子,你会不会拿回家——前提是不会被警察抓!”


司文想了想,叹了口气,脸红红道:“我想我会的。”


我摊了摊手:“那不就结了!所以,问题的关键不在于你们的这些读者身上,读者也是人,也有人的阴暗面。这种举动很正常,有趣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人的阴暗面会扩大到最大,而道德心会降低到最低。所以,源头不在读者这里,你不可能让所有的读者都成为圣人——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这种事情不可能人人都达到吧。人总有占便宜的心理,刚才你说了,就连你自己也有的哦。”


司文想了想:“那么就只能怪那些盗贴的人了,怪那些小偷。”


我笑了:“是啊,应该说,你没有必要去气愤那些看盗贴的读者,他们的举动或许伤害了你,你可以在感情上谴责他们,在道义上不赞同他们,但是在法律上讲,他们没有错。他们也是被诱惑着,有几个人能面对诱惑谁能不动心??而那些提供诱惑的人才是源头。”


司文想了又想:“姐夫,你说的没错。可是那些网站我们能如何呢?你说了,网络缺少监管——网络上没有警察。”


说到这里我又犹豫了一下——我知道这些盗贴的网站其实都是一些小网站,实力很一般。凭借我现在的实力,如果我出面弄垮几个这样的网站,太简单了,也太容易了——可是之后呢?就算一个网站倒了,他们还可以再次建立起来,可是我能天天守着这里看着这个小堂弟么?


我眼珠一转,低声道:“我倒是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司文急切的看着我。经过刚才的一番话,小家伙对我已经是心服口服了。


我笑笑:“你们之所以老是吃亏,就是因为你们老是希望用公正的道理去约束那些人,你们希望有警察有法律来保护自己,但是在网络上这些都是不健全的……我说过了,网络没有警察,所以才会盗贼横行……”


“是啊……”小伙子又有些泄气:“难道我每天苦苦坐在电脑前几个小时辛苦写作,就是义务劳动了?作者也不是老黄牛啊!作者也不是神仙,可是不吃饭可以避谷……”


我伸手点了点他的脑门:“你为什么老希望在警察身上?难道他们能当强盗,你们作者就不能当强盗??”


司文一愣,随即瞪大了眼睛看着我。


我心里苦笑——我是不是最近当骗子当习惯了,居然教唆这么一个少年去干坏事?


我叹了口气:“你们现在最无奈的就是,没有保护自己的力量,你们无法保护自己的东西,遇到了侵犯,只能嘴巴里骂几句,谴责一下,没办法以牙还牙,对么?”


“对!”


“嗯……”我点头:“那么很简单了,现在那些盗版网站嚣张,就是因为没有人管得了他们,你们没有力量保护自己,随便他们侵犯。对么?”


“对……”司文苦笑道:“好了,姐夫,你就说吧,不要吊我胃口了!”


我苦笑:“我总是觉得你挺老实挺天真得一个大孩子,不想教坏你啊。”


我叹了口气,然后把我心里的想法缓缓的说了出来:“你不是说你自己在网络上还算有点名气么?你不是说你们那帮作者已经忍无可忍了么?那么你可以联系几个作者,尽量联系你认识的,不认识的所有的作者,然后大家一起商量一下——不用见面,网络上弄个聊天会议就可以了。”


“这个简单,我们作者很多人都互相认识的,我们是各个网站的作者都认识,还有一个自己的QQ群呢,里面一百多人都是来自各大网站的作者。”


“那就好了。你们成立一个联盟——当然,不愿意参加的也不勉强,自由加入。然后你们这个联盟的所有的作者——嗯,我估计你们这些作者每个月都有上千的收入吧?那么就简单了。你刚才不是说,那些盗版的网站害得你们失去了一半的收入么?那么就简单了,你们每个月拿出十分之一的收入来保护自己,想必你愿意吧?想必那些作者也会认为很合算吧??”


“然后呢?”


“笨!”我忍不住低声骂了他一句:“你们不是很多小说里面写了很多雇用兵么?这么多作者,每个人每个月拿出一部分收入,虽然很少,但是加起来,一个月也能有几千了吧?我刚才说了,网络上找不到警察,你们就自己当强盗算了。雇佣几个网络高手,就是俗称的黑客。不需要会太多的,只要会攻击就行了。我想一个月几千块钱应该够了吧——反正也不是要人家成天到晚的给你们干,那些黑客也不介意每个月多一点业余的兼职收入吧?你们成立一个组织宣言,申明,今后凡是这个组织成员的作者的小说,如果被其他网站盗版,那么就会采取极端的反击!”


“你是说黑了那些网站?”


我笑道:“不一定,能不黑尽量不要黑,主要是一个威慑作用,起码你们有一点自卫的能力吧,但是如果对方还是不肯收手,那么也不要客气了,既然人家砸你们饭碗,你们就不要手软啦。我想应该不难吧——破坏总比建设要简单,建立一个网站就好像搭建一个房子,造房子可能很难,可是毁掉一个房子就简单多了。黑掉之后,他们如果继续盗贴,就再黑……”


“可是他们会反击啊!”


我大笑:“怎么反击?盗你们的小说?他们已经盗了啊,你们还怕什么?还有什么可顾虑的?难道他们黑你们的电脑?你们有一百多人呢,黑哪一个?黑网站?你们是来自各个网站的作者联盟,你们没有自己的网站……他们黑谁去?就算他们认准其中最大的一个网站去黑,那么好啊,事情闹大了,闹到最后,司法介入,看看谁倒霉?”


司文咽了口吐沫:“可是……黑别人网站,也是违法的……”


我摇头苦笑:“你怎么这么傻?难道他们盗版你们的小说就不违法了?忘记了我刚才说的了么——网络上没有监管!既然他们违法了没有人管,那么你们违法了,谁管??再说了他们有胆子去告么?告了好啊,他们自己也不干净,你们不是正愁没有警察么?司法介入了……你们雇佣的黑客的只抓不住的……但是网站可跑不了吧?除非他们有胆子换个网络地址,可是一个网站一旦这样做,就没有了人气,没有了人气,他们就没有了收入……”


“嗯……”司文果然眼睛里露出一点心动的意思。


我继续道:“关键就在于你们作者要团结,要坚持下去,每个月都要舍得花钱!坚持下去!想好了,你们不需要成本,雇佣黑客仅仅需要你们每人每个月一点点钱。黑别人的网站,也就需要一些黑客软件就可以了。那些盗贴的网站,无非就是为了利益啊,和他们耗!他们维护网站啊,保护网站啊,修理网站啊,甚至包括盗贴啊,都需要投入成本的,看看谁能耗过谁!时间长了,他们从这种方法赚不到钱了,自然就瓦解了……说到底他们也是为了赚钱,没有钱赚的事情,自然就不会去做了……”


“那么他们还会卷土重来啊。换个服务器,再来弄!”


我撇撇嘴:“我刚才不是说了么,你们也要坚持下去,雇佣黑客不要一两个月后就解散了,要坚持下去,每个月都要花钱,我想你们也不在乎这点小钱吧?花小钱,保护自己的大钱的安全,应该不亏吧?”


“可是如果他们最后鱼死网破,把我们的小说网络上到处贴呢?”


“你傻不傻啊!”我笑骂道:“那就随便他们了,网络这么大,别的地方看了这些零散的东西,谁在意啊?再说了,贴就贴吧,反正那些零零散散的东西贴出来也没有多少人看,看了也不会让你们有多少损失……他们也不会一直这么下去的,最多就是泄愤而已——一句话,对他们没有利益的事情,谁做啊?大家都是为了赚钱啊……”


司文两眼放光,双拳握紧:“别把我们作者逼急了,既然逼得我们没有路可以走了,那么就大家拼一拼!”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