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
切换分站
免费发布信息
信息分类
当前位置:南平晨曦分类信息网 > 南平热点资讯 > 南平国内新闻 >  熠熠生辉,用权力“征服”爱情

熠熠生辉,用权力“征服”爱情

发表时间:2018-09-18 10:06:54  来源:晨曦分类信息网  浏览:次   【】【】【
众所周知,权力的力量是巨大的,一旦拥有了权力,就意味着已拥有了很多:名誉、地位、金钱、房子、汽车等等。因此,不可否认,对权力的追求已成为无数人的梦想。拥有了权力,还可以拥有爱情,权力可以“征服”爱情,由此拥有权力者,可以展示权力的力量,来作为爱情的“资本”。


权力的力量:权势者的爱情筹码所谓“权力”,根据经典辞典中的解释,是指一个人根据自己的意志而对他人的言论、行动、甚至思想加以控驭或决定的能力。


因此,当一个人拥有了权力后,便获得了某种神秘而强大的超自然力量。他可以控制一个区域的和平与发展,可以决定是否兴建工厂和学校,也可以随心所欲地指示……等等,从权力的掌握和运用中得到丰厚而眩目的荣华富贵。因此,就爱情来说,权势者当然也有很强的支配力和征服力,权势者可以轻而易举地为爱侣提供一切必要的物质与财富:汽车、房子、金钱、甚至“权力”,因而权力对爱侣也具有极大的诱惑力。


权力具有鸦片般神奇而可怕的魔力。它可以让懦弱者胆大妄为,让自卑者飞扬跋扈,让强梁者不可一世……人一旦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便很难再摆脱权势的引诱。权力,在某些人眼中,已经成为人类社会中比任何有形的财富更值得追求的无价之宝。


由于权力具有巨大的魔力,因此,权力能够强烈地吸引爱情,是权势者的爱情筹码,君不见,拥有权势的女人,总有酷男相伴;拥有权势的男人,身边也总是倩女如云。


孔老夫子曾大发感慨地说:“食色,性也。”认为贪恋女色乃天下男人的通病。是的,无权无势的小男人尚且怀有一颗****之心,那些大权在握,雄踞要职的大男人,也不可避免地爱江山更爱美人。


不过,****与权欲是最难兼顾,很难同时得到满足。有许多帝王将相一不小心坠入欲望之海,情令智昏,最后弄得人权两空、国破身亡的凄惨下场。当然,也有善于把权力与美人结合起来,相得益彰的领导人。那就要讲究一些方法了。聪明而巧妙地把权力与爱情结合起来并使自己的政治事业取得更大的成功,这才是上上之选。


基于权力的巨大魔力,在这个非常现实的时代,其对爱情的诱惑力也变得更大,成为权势者不可多得的爱情筹码。因此,有权者可以轻易地用权力“征服”爱情。


爱情拜倒在权势者的“石榴裙下”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不但是最优秀的国际问题专家,而且还是一个善于征服女性的花花公子。每当尼克松把一项新的秘密使命交给基辛格时,那些参与这项任务的人们都很清楚,在美国当代史上还从未有任何总统能如此信赖和依靠一个人的能力和才干。而且基辛格这位犹太奇才,最擅长在利用他搞个人风流韵事之间隙变戏法,变出世界未来的和平来。


一位经常在华盛顿同基辛格约会的女人,戏谑地称基辛格为“超级德国佬”。她曾说:“就结婚并过夫妻生活而言,亨利是太忙了,但他从来都有时间去应酬一些男女之间的风流韵事。”要想把基辛格在白宫工作期间曾约会过的女人统计清楚,并区别出哪些是一夜之交,哪些是“老伙伴”,这实在是一桩麻烦事,尽管它很有趣。几乎所有的好莱坞的美女都希望自己能成为亨利的一个相好,然而真正能算得上的却只有少数几个人。


根据基辛格对女人的最新口味,朱迪的故事有可能是真实的。她在一篇题为《一位女星述说她与亨利·基辛格的秘密约会》的文章中,零乱地讲了一些具体情节。她的优美的身段很符合亨利的要求。根据一些电影杂志的报道,她身高1.62米,有双褐色的眼睛和一头披肩长发。她的身段真是妙不可言,她的胸脯就像是一些黄色书刊中的漫画那样,她的服装又突出了她的迷人之处。她让人感到亨利就喜欢她这样。“亨利总是说我极富性感。”她在许多广告照片上,总是展现一种湿润而挑逗的微笑。她轻而易举地挑逗着那些欣赏她的人。


然而,最终他和她持续爱情的时间并不太长,原因是他只答应和她秘密往来,因为他是总统密使。她抱怨他“想吃鱼又怕被鱼刺卡着”,于是她安排了好几次记者大军来堵截他,这使他很恼火,她也忍受不了她只是基辛格上百个女伴中默默无闻的一位,于是关于他和她的桃色新闻报道充斥各种报纸。人们互相探询的是,一个来自曼哈顿的贫穷犹太青年现在成了博士,竟能去满足一个丑闻百出的女演员的各种欲望?更何况她只不过是他长长女伴行列中的一员,单凭报纸上的几则消息怎能引起人们的关注?况且,这位总统密使又出国了。


朱迪的故事可使人们想到一个事情的侧面。故事的发生是这样的,如果女人们同意和基辛格相好,她们大多能因基辛格的名气而身价大增;对此,基辛格也心有灵犀,他总是千方百计满足她们。而那些女孩们如果办得很巧妙,将事情夸大其词,足可以在大出风头中自我陶醉,而之后的一个辟谣又可以将事情完全解决掉,那么她们何乐而不为呢?而这又有助于增长基辛格“超级男子汉”的美名,从而获得更多猎物。一旦她们过分纠缠他,他就会摆出他身份的威严,以工作保密为托词,一脸无辜的他就会说,怎么可以让这些女士们在拿他的名声开玩笑时而过于屈尊呢?不管怎样,基辛格冒险生涯的神话在继续,而他的女伴则一个比一个更迷人了。


于是乎,马洛小姐和他的故事、斯泰纳姆小姐对他的恋情、安杰尔小姐和芭芭拉、霍沃与他的韵事等都成了美国百姓茶余饭后的好话题。当然,他也在他的社交和青云直上时找到了他的如意伴侣。


权力,挡不住的诱惑玛丽大学毕业已有四年,与一名男子交往也有六年的时间,他似乎可以给她一个女人想要的一切--而她却强烈地为另一个人所吸引,这个人丝毫都不符合她原先架构的理想伴侣。她问自己,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玛丽的父母已经离婚,他们对玛丽的金发、美貌和敏捷的才思颇感骄傲,常常鼓励她要充分地发挥己长。与此同时,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离婚对她造成了痛苦,为了不想让她在成年生活中也蒙受同样的动荡不安,所以一再告诫她在恋爱中要慎重行事。他们告诫她说,一定要嫁给对你很好的人,这个人一定要能与你匹配。


但玛丽并不知道要用什么标准来衡量她的伴侣。她所有交过的男朋友都很聪明,都有抱负。


否则,她一律没兴趣。麻烦的是,她吸引了不少男人,却没有外来的指导能够帮她做适当的选择。自然而然地,她便依赖朋友们提供给她的价值标准:外貌、健壮的体格、声望、事业上的前途,就所有的因素来考虑,吉姆最为理想。当玛丽在大学与他相识时,毫无疑问地他会成为像他父亲那样成功的外科医生,他会像他那贵族家庭所期望的一样,成为一位稳定可靠的丈夫。那时他是曲棍球队队长、联谊会主席,并且是汤玛斯·杰佛逊的后裔。毕业时,他是美国大学优秀生之一,被全国最好的一所医学院收为研究生。最令人感动的是,他很赞赏玛丽想当个小说家和政治家的目标,并许诺要用他的收入供给她,使她自由地追求她的梦想。


“我知道他说得似乎太好了,简直令人难以相信。”几年之后,玛丽叹息着说。“我的大学朋友全都非常羡慕我。”她的怀疑始于她和吉姆从威斯康辛的大学搬到巴尔的摩并开始同居后。吉姆总是躲躲闪闪,逃避问题,同时又自命不凡,这使她觉得自己与他始终有一层隔阂。他做任何事情似乎都缺乏感情上的投入,甚至在相处五年后,她仍觉得他们之间并没有真正地了解。大多数时间他都忙于工作,偶尔有几天休假也会躺在电视机前看球赛,或去看望住在宾夕法尼亚州的家人。在那儿,他母亲往往会就做一个医生的妻子的责任和快乐教诲玛丽一番。长时间以来,玛丽一直承受着这些家庭的压力和乏味无聊的生活,但她仍相信她的选择是正确的。


直到玛丽受到斯图的吸引她的感情才发生戏剧性的变化。他们是在共同参加城市卫生活动中认识的。她签名自愿负责市政府方面的工作,而他则是市政厅的厅长,两个人在政治上都很活跃,都愿为刷新城市的面貌贡献力量。最初,他们的关系纯粹是职业性的,并不是爱情。虽然他们有共同的目标,但两人都固执己见,并常常为这一活动的细节问题发生争执。


这种分歧使玛丽感到很新鲜,他的才智、精力和冲劲总是超过她周围的大多数人。相识才几个星期,玛丽便觉得他们两个的共同之处,要比她与吉姆多得多。斯图很有思想,书看得很多,他们可以一连几小时讲诉各种不同的问题,他愿意争辩一些吉姆并不感兴趣的问题。吉姆只会支持她,或者对她的目标和兴趣感到有趣,而斯图却主动参与其中很多东西。


玛丽十分惊慌地感到,自己正在犯一个可怕的错误。每一个认识她的人都警告她说,要想再找到一个像吉姆那样好的人不容易。他们认为她只不过是受到权力的勾引而已。然而,当她在讲这些事情时,她意识到所有这些来自旁观者的建议全都建立在那些把她和吉姆的生活团团围住的形象之上,而非基于这种生活的真实状况。同样地,谈到斯图在她生活中的位置时,所有反对意见也都基于最表面化的看法,并没有反映出他们关系的实质。


尽管他们的关系发展很快,但并非是那种不负责任的或仅限于表面的结合。在许多次喝咖啡和会议休息间的交谈中,他们了解到双方都有许多相同的目标。他们两人都是具有类似的哲学和政治倾向的活跃分子,都想要孩子,双亲都离异,都决心建立一个牢固、密切的家庭。


他们明白,这一切不太容易做到,但都坚持相互承担义务的力量。


所有这些都被一五一十地说出来,没有任何拐弯抹角或欺骗的话。斯图和玛丽都想在进一步发展前更了解对方,等到他们表白爱情的时候,时机已完全成熟。


七年之后,斯图和玛丽有了两个孩子,各自活跃于政治生涯,一个宽敞而漂亮的公寓和一个不断变化却有活力的婚姻。无论怎样赢得权力或在什么地方居住,权力本身总是倍受赞赏的,因为它除了关系到名誉、影响力、崇敬,也常常关系到财富。几乎在每一种文化中,年轻姑娘都懂得藉由嫁给一个有权力、有地位的人来出人头地。


传播媒介也总在赞美和宣扬嫁给名人的女人。当戴安娜·斯宾赛和莎拉·弗加逊这两个不大为人所知的年轻女子成为镜头前的王妃时,全世界的女人都敬畏地注视着她们。妇女们是多么羡慕这两位王妃啊!

责任编辑: